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淦的博客

石淦的感受,实干的追求,足印的篆刻,足音的回响。

 
 
 

日志

 
 
关于我

才智启蒙积善里,金色童年快活长, 狂飙十年废学业,混沌一片赴边疆。 务农育林等闲度,做工管理岁月忙, 辛辛苦苦平安过,大声疾呼正能量。

网易考拉推荐

风雪回望(原创)  

2012-11-28 22:03: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冬至后的第一个星期天,午后看窗外开始飘起了雨丝,不一会变成了雪花。看着它,脑海里就出现一幅幅雪天的记忆……

 

风雪回望(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林海雪原,我们举着斧头、握着钢锯伐木完达山。一棵棵挺直的水曲柳、核桃楸、大青杨在我们的斧头挥舞下和钢锯伐木声中倒在了雪岭上。号子声里我们抬着原木,在雪地里行走,一步一声号子,一步一个脚印,劲往一处使,腿迈一条线,肩上重负腰板挺,脚下雪软步履稳,上坡下坡绷着劲,跨上跳板腿不软,口吐热气雾腾腾,坚韧不拔劲头攒。

风雪回望(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白雪皑皑,太阳西坠,红装素裹,我们清林砍树归来,坐在老马拉的雪橇上,兴致勃勃的老山东队长与我们唠嗑,说起了抗美援朝老故事、转业垦荒旧佚事;一路谈笑观景,荒村野林与火狐狸对视,遭遇孤狼跟踪;看寒鸦归巢,看喜鹊登枝,看冰湖雪封,看迷茫雾凇……

风雪回望(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漫天风雪,我们在没膝的雪中艰辛赶路,多么象林冲雪夜奔梁山。那是我们一早去沙岗树林子里砍柞树,突然变天又下起了大雪,雪越下越紧,鹅毛大雪纷纷扬扬,不一会,满沙岗的落叶树和常绿树均成了琼枝玉叶,天寒地冻,北风凛冽,我们开始顶风冒雪往驻地撤,飞雪漂白了须眉,抬眼望去,一个个都都成了雪人。

风雪回望(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雪夜行走,路途遥远,步履匆匆,看前面刚刚走过的脚印被掩盖,就会猜那是谁,是战友,还是同学,是来客,还是老乡;雪很厚了,要过沟了,就会踩着雪印,尾随而去,躲避踩空,减免陷落的担忧;感觉这双脚印很熟悉,就会紧紧追赶,看到人影了,看不看清熟人没关系,会扯开嗓子大声呼喊姓名绰号,隐隐约约一声回答催着后者跳跃着来到前者面前,结伴而行。

风雪回望(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初冬雪霁,在雪堆里扒出已经砍倒的玉米杆,大伙掰下玉米棒子,再码成垛,由一人装上马车运回储存。一夜大雪,天亮未停,野外出不了工,一班人围在大炕上一起用双手各抓一个玉米棒子搓苞米,其实天晴可以拉到加工场脱粒,这手工活可干可不干,北方农村已经是猫冬的日子,社员和知青都在窝里呆着。而我们国营军垦农场是拿工资的,除了农闲星期天休息,连队天天都安排我们干活,实在没有紧要的农事,就让我们扛着铁镐钢锹刨沟挖渠,今天刨土挖坑二立方米,明天风刮白雪填满坑,继续干就得先清雪。

风雪回望(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雪后晴空,我们在冰冻三尺的小兴凯里割芦苇,来时万里无云,突然狂风大作,霎时间大风刮起雪地里的干雪,搅的天昏地暗,不辨东南西北,雪粒打在脸上生疼,睁不开眼睛。这就是北方闻名遐迩的“大烟泡”,遭遇其突然袭击,不能慌不择路,而要冷静地寻找背风处躲一躲,避起锋芒。通常一个小时之内风会停;如果风一个劲的刮,就要寻到熟悉的地标找准回家方向,然后顶风冒雪赶紧回家。

 

风雪回望(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雪天探亲,那情景尽管过去了三十多年,大雪纷飞赶路的印记却永远不会在脑际褪去,恍惚就在昨天。岁末年初,我们赶火车的样子,似乎也与电视中民工回家过年的镜头有太多的雷同,兵团战士、农场职工、插队知青汇成的人流涌动在汽车站、火车站、船码头。排队买票的、寻机逃票的绿棉袄、蓝棉袄、黑棉袄拥挤在一起……

风雪无阻,回家心切,老式的长途汽车没有空调暖气,车窗封闭不严,朔风呼啸,寒风直往车里灌,个个坐在车里冻的象根冰棍,半途多次停车都得下车跺脚取暖。一路上越冰湖,翻雪岭,过长桥,对照片,验证件,查行李,就够折腾的。五六个小时的汽车颠簸着赶到密山,已经夜幕降临。扛着大袋拎着小包赶紧准备买票上火车。

 遇上雪灾,棚车晚点、超载列车羁绊于路上,慢车让道开开停停,有太多的无奈,却没有乘客怨恨和无赖欺诈。在风雪途中,大家是那么的谦让和宽容。白天三人座位挤上四人,晚上座下铺了报纸躺了人,茶几旁靠了人,过道上挤满了人,插队知青逃票的有同情掩护的,却没碰上鄙视告发者。可谓都是天涯沦落人,网开一面菩萨心。好远的路程,去黑龙江的我曾经半途在吉林与插队延边的邻居奇迹般的在火车上相遇。

风雪回望(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飞雪迎春,回望以往风雪岁月,遐想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北国十年辰光,虽早已离我远去,依稀想来仍然无悔无愧;我们知道风雪过后,改革开放的阳光已经沐浴着我们三十多年,次第呈现着春天的景象和生活的风光。瞻望未来阳光会永远朗照在心头,什么金融风暴什么时艰磨难统统吓不倒我们,这些都是天空暂时或局部的阴霾,云中所有的积水和雪霰,落地之后都将化为丰硕的收成和迷人的年景。复苏的城市田园、葳蕤的原景憧憬,以及蛰伏于灵魂的回忆,全都以喷薄而出的姿势发芽开花。

(本文写于三年前。今天再次看到,就拿出来和战友分享)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