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淦的博客

石淦的感受,实干的追求,足印的篆刻,足音的回响。

 
 
 

日志

 
 
关于我

才智启蒙积善里,金色童年快活长, 狂飙十年废学业,混沌一片赴边疆。 务农育林等闲度,做工管理岁月忙, 辛辛苦苦平安过,大声疾呼正能量。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华发会友心宽裕  

2012-10-20 21:49: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秋1010 日我们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四师四十三团二十连的战友一百多人在北京重逢了。感谢北京知青战友的精心筹划。热情的何庆安战友,与我在连队一班是“一对红”。我俩紧挨着睡在南炕。看到曾经在一起生活两年的战友,往事的闸门一下子打开了,思绪汹涌而出,静静地回忆,深深地挖掘,当年情景凸显在眼前。

华发会友心宽裕 - 石淦 - 我的博客何庆安、李希祖和我

我们上海知青是坐9日傍晚的火车来北京的。新客站上车,来到硬卧车厢,30位战友,五间包厢,热闹非凡,大家先喝酒进餐,无拘无束品尝着各自带来的美味佳肴,叙说着就业近况、退休生活。

虽说是战友,但是我在20连呆了两年多,就去了林业队。回沪后,我顶替进了地处闸北区的彭浦机器厂。自老家成了延中绿地,与在黄浦区的六九届同学,普陀区的老三届战友见面的机会并不多。前两年到普陀区参加了一次由罗一明组织的聚会,电脑里还留着当时的合影。女战友几乎全部面熟陌生,只与热心的吴和风有过交谈。光阴似箭,我们都步入了人生的秋季,到明年春天,我也要告别职业生涯退休了。再次碰面,在感叹人生苦短的同时,已经领悟,幸福生活从60岁开始,从善待自己开始。这次赴京聚会,我偕有着江西军垦经历已经退休多年的妻子同往,就是履行着携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诺言。

收获的季节,收成的年龄,上海组织者罗一明在伊妹儿里,希望我在聚会中发言。我爽快的答应了。说什么?千言万语不行,要简明扼要表达心意,叙述友情。于是我想到了前几年写的一首小诗《永远的牵挂》,从思念北大荒春夏秋冬的景象来概括我对边陲第二故乡的挂念。当众朗诵,一定会引起共鸣。我期待着这次聚会,激情再次燃烧,于是又填写了一阕《临江仙?京城重逢》:

    战友京城来聚会,音容笑貌重逢;当年屯垦大田工,峰回军阵散,回望寻遗踪。

    兴凯湖畔归雁话,灵犀不点畅通。金秋梦晓晚霞红。华发心宽裕,收获快活风。

我的构思与现实如此相似。10日九时多,在北京战友的迎接安排下,我们迅速入住真武饭店。先我们到达的哈尔滨战友,热情相迎,自我介绍。眼前与记忆对照,三四十年前印象依稀,特征明显的一下子就认出来了,大众化脸谱的就难免张冠李戴;而三言两语,就会马上对号入座,说胖道瘦,瞧变看老,青春不再,四十多年的风霜雨露,已经把我们这些当年翩翩男儿佼佼女子都雕琢成爷爷奶奶的模样,但战友重逢,却依然童心未泯,乡音不减,老话不断,说不尽的思念,道不完的牵挂,深情厚谊溢于言表。看三而留影摄像,忙前忙后,令人动容。

华发会友心宽裕 - 石淦 - 我的博客

同学丁关良天津战友王占江同学童启华

华发会友心宽裕 - 石淦 - 我的博客

中间一班老班长塘沽孟庆海

我自我介绍大名,女战友没几个想的起来了,但我一说外号,没有一个想不起来的。开怀大笑都说想起来了。我的外号就是大名鼎鼎的“西哈努克”。我从承德回北京,连夜再坐和谐号上天津会林业队的孔津生潘丽华夫妻和王占江的当天,10月15日90高龄的西哈努克在北京去世了。这正是一个巧合。冥冥之中,我似乎与他有缘。上世纪70年5月20日,我从彭浦车站乘火车离开上海到北大荒的那一天,高音喇叭正在直播天安门广场的百万人大集会,记得当时林彪代读毛主席发表的5.20庄严声明,题目是《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其中有这样一段话:美国侵略者在越南、老挝打不赢,阴谋策动朗诺-施里玛达集团的反动政变,悍然出兵柬埔寨,恢复轰炸越南北方,激起了印度支那三国人民的愤怒反抗。我热烈支持柬埔寨国家元首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反对美帝及其走狗的斗争精神,热烈支持印度支那人民最高级会议的联合声明,热烈支持柬埔寨民族统一战线领导下的王国民族团结政府的成立。”我当年的容貌与西哈努克有几分相像。绰号就在20连叫响,在20连上海人中间还派生出这次也来到了北京的老高中 “莫尼克王妃”,和因事务没能与我同行的堂兄“宾努亲王”。

悬挂“心系战友情、金秋聚北京联谊会”会标和“二十连”大旗的会场上,看到八十三高龄的能说会道的刘兆银指导员,一头银发,依然思路敏捷,说话洪亮,保持着爽朗的军人姿态,很是欣慰,看到不再年青的当年的女强人副指导员齐桂荣,两酒窝依然透着热情,当年大大咧咧的性格已经远去,发言中的自责伴着落寂的眼神,让我心头涌起一股酸楚,在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岁月里,一马当先者,好胜是一种无奈,一种冲动,一种改变命运的选择,世事如此,这又能怪谁呢?我相信宽容可以让战友们忘却过去的恩恩怨怨,大家往前走,感情会更加融洽。

华发会友心宽裕 - 石淦 - 我的博客

右指导员

 

华发会友心宽裕 - 石淦 - 我的博客齐桂荣与我

在互动环节,我没有唱歌跳舞,与北京战友老李攀谈,好性格的希希,就是与我有缘。72年我去了林业队,老李步行十多里地来看我,把酒庆重逢,席间我口占小诗一首,记录了那次相遇:赐柳事一年, 常浮梦境前。如今人复聚, 友谊笑谈间。返沪后我再次思念老李,曾写了一首《李希祖返来朝见》的藏头诗:李花梦醒飘尘埃,希望已兑不复来;祖龙法典重今朝,返旧黄历谁还见?语气虽然留有当年的痕迹,想不到今日梦想成真,我们在京城再次相逢了。当晚宴散后他热情陪我们夜游王府井小吃街、什刹海酒吧一条街、后海,远望钟鼓楼,走过恭王府、郭沫若、宋庆龄故居、西哈努克住处。让我们领略了老胡同文化和京城新夜色。

华发会友心宽裕 - 石淦 - 我的博客

与希希重逢

最高兴的是我一到20连就在的一排一班,来的人最多,当年十四人的大班,一下子来了七人。交流中我一下子全想起了四十年前我门睡觉的铺位,对号入座,我记得南炕上依次睡着班长塘沽孟庆海、天津孔津生、北京朱建胜、崔健、哈尔滨张洪文、上海我、何庆安、胥忠兴;北炕上副班长上海罗一明、张保国、北京闫连云、上海罗耀芳、钱天和、北京李希祖。一班的战友虽没有惊天动地的成就,却大都安居乐业,家庭和睦,平安健康。顺路我到天津拜访了孔津生夫妻,再次见到了王占江大哥。我想来日方长,再会有缘,那可能就在油坊村、或哈尔滨、或上海……

华发会友心宽裕 - 石淦 - 我的博客

林业队老战友天津孔津生(中)潘丽华(哈尔滨)(左)夫妻与我夫妻、王占江在天津

补记:看了罗一鸣赠书《秋叶》中的“血色残阳”一文,又想起我们班张福生没有受伤前,是睡在闫连云与罗耀芳中间的。受伤回沪养伤。他的铺位才空出来了。老战友不能忘呀!

  评论这张
 
阅读(34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