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淦的博客

石淦的感受,实干的追求,足印的篆刻,足音的回响。

 
 
 

日志

 
 
关于我

才智启蒙积善里,金色童年快活长, 狂飙十年废学业,混沌一片赴边疆。 务农育林等闲度,做工管理岁月忙, 辛辛苦苦平安过,大声疾呼正能量。

网易考拉推荐

幽静的小村(原创)  

2012-10-02 15:04:43|  分类: 回眸当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幽静的小村(原创)  

 

这是一个在沙冈上树木环绕非常简朴而幽静的小村。可以说就是我们当年林业队驻地。

岗北的田野,总是晨色迷蒙,洁白的清雾悄然无声地在草地生起,从小村草屋瓦房檐下流过。每当黄昏来临,淡淡的夕阳便会照在连绵的沙岗上,春夏季节岗上的橡树碧绿一片,橡树林碧绿的青草上牧羊人赶着羊群。

幽静的小村(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先全村街首巷尾总共只有三幢砖墙草顶房一幢瓦房,草顶房是我们的宿舍。瓦房做了食堂,井台和锅炉都在室内。生活枯燥而平静。后来我们依靠双手自力更生先后盖起了砖瓦厕所和一幢红砖瓦房。在沙岗背阳处挖了一个大大的菜窖。来自北京、上海、天津、哈尔滨、齐齐哈尔的男女知青们搬进了新房。原来的草顶砖房改造成家属院子,搬来了部队转业干部和支边老职工家人。寂静的小村便有了鸡犬相闻,有了村落模样。

幽静的小村(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这座砖房共四间,男女班各一半。照片中的侧门是东头,女战友从此门进出。我们男同胞住西头,从西门进出。)

猪圈和马厩都由我们用双手搭起来了。猪是食堂饲养的,每年从春天开始养的十来头小猪到年前就宰了。队里始终喂着四匹马,凑成三驾马车,这是我们的主要运输工具。另外有一台手扶拖拉机,备有拖车,既是运输、犁地工具,又充当抽水机的动力源,是当时队里最先进的稀罕装备。原先还有一条老牛拖一辆铁车,出了一趟翻车事故,就把老牛卖了。

村前岗上的沙土路,很松很软很干净,从小村的南面蜿蜒而过。这沙土路当年是战备路,沈阳军区曾拨款作了拓宽。平时很少有汽车驶过。有一次,我们正在苗圃作业,听到车笛声,抬头一看,只见沙岗上尘土飞扬,绿色的军用吉普车一辆接着一辆,浩浩荡荡向着龙王庙边防营地飞驶而去。我们一起猜测,一定是什么大首长视察来了。等车返回,大家目不转睛的数着车辆:一辆、二辆、三辆……一共有三十多辆崭新一式的吉普车。这阵势以后再也没有见过。后来证实那次是李德生司令员来边境视察。

邻村是一个养鹿场,先叫畜牧连,后称四营二十三连。春夏秋冬一概的鹿丁兴旺。鹿鸣声会隐隐传来。

上世纪的七二年,林业队新组建,驻地选址在此,有个理由这里有几间空房。房子已经很旧,我们住进来以后,重新作了维修,草顶也重新苫过,焕然一新了。比起在老连队住土坯房强多了。当今天城市的房价飙上青天的时候,想起我们曾经自己盖过的砖瓦房。心里涌起的异样感觉真是难以言表,三十多年两重天。回沪后,我没有再回去看看老房子。听说林业队也撤消了。人去房空,只要不拆除,房子就像山岗中根深叶茂的树林,多少年都不会移动。这让我想起这小村不远处的八角砖瓦楼,孤单单闲置在沙岗上,一直空着,七八年后,我离开农场时,那八角楼还不见有人住进去。

幽静的小村(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对于从城市来到乡村的我们而言,乡村平和安逸的生活环境。就如同清晨的雾岚:安安静静自由自在地飘散,然后平平和和悄然无声地消失。不管外面的世界有多么大的变化,我们所处的环境,其实只是封闭的与世隔绝的塞外林中村。

捧着边境居民证说明我们与内地城市居民有着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后者追求城市中成功的机会活跃的气氛,而边陲农场的远离繁华,没有柏油马路,没有支线公交车,没有电视,没有娱乐场所。小村本身没有商店邮局。一切的日用商品都要从八里以外的农场场部买来。煤米油盐酱糖醋都由马车拉回。艰难的生活让我们不甘心长期忍受。当科学和商业一日千里,将城市发展到当今极致的时候,从网上看去我呆过的农场面貌改变不大,田野房舍依然如故。

改革三十年的变化逐渐改变了人们的习惯,改变了人们对生活品质以及生活方式的期待和向往。城镇化的潮流,汹涌而至,和我们当年相反,农村青年成千上万的自愿来到城市打工。可当年是政策导向不讲情面的将我们推到了上山下乡的风口浪尖,不去不成,不去你将断送弟妹的前程。就业压力千钧之重,我们毅然扛了起来,十七八岁奔赴穷山僻壤,开始了独立生活。那时我坚信:我只是住在那里,我并不属于那里。我们用太多的时间来想家,写信,憧憬未来离开的日子。而现在大家都挤在城市用太多的时间来赚钱,太少的时间留给家庭朋友和自己的生活。这一切造成了城市狭窄的空间,飞涨的房价,拥挤的交通,离奇的犯罪。不能安居乐业,就不会给人一个家的感觉。

现在回想起来,当年在小村每天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吃着没有污染自己栽种的蔬菜,喝着农场自酿自蒸的北大荒白酒,没有交通事故。过着夜不闭户,门不上锁,安全安静,夏天不用电扇,冬天烧着火炉,四季分明,冷暖自知的生活。当时我们一点没有满足的念头。可今天我们普遍希望得到的就是当年司空见惯的上述生活,则是内涵会更高级,层次会更高档,追求业余生活更丰富。

在大都市已经住了很久很久,不管风来了雨来了,还是酷暑寒流,我们都不会再离去。同样,曾经生活过多年的小村也不会在我的心里消失,那里春夏秋冬的不同景色,还会浮现在眼前,因为那里有过我曾经的家。

(本文写于2009年7月.。最近联系上了林业队的上海战友,在南京一大学的退休教师老胡。他传来了去年夏天去兴凯湖拍摄的林业队老房子,我已经与老房子辞别三十四年了。景色大致依然,而我马上也要退休了。)

  评论这张
 
阅读(415)|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