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淦的博客

石淦的感受,实干的追求,足印的篆刻,足音的回响。

 
 
 

日志

 
 
关于我

才智启蒙积善里,金色童年快活长, 狂飙十年废学业,混沌一片赴边疆。 务农育林等闲度,做工管理岁月忙, 辛辛苦苦平安过,大声疾呼正能量。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抄近路穿弄堂  

2013-12-06 13:21: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抄近路穿弄堂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抄近路穿弄堂 - 石淦 - 我的博客

 

上世纪中叶,我家就在金陵路近淡水路上的积善里过街楼,大跃进年代,物资匮乏,弄堂口的铁门都被拆除去炼了钢铁,隔离弄堂的砖墙都被打通了,破砖头也被派了用场。从此穿进一条四通八达的弄堂就可以抄近路了。

上小学中学,来回都不用穿弄堂。到同学家的学习小组做作业,抄近路穿弄堂倒成了家常便饭。出小学,进怡乐里同庆里都可以穿进马乐里。积善里一号我同学家的后门也可以进入马乐里。原来是老房东留着的逃生通道,比较隐蔽,外人不知道。那时国庆节都有游行,清晨天还未亮,整条金陵路朝北方向通往延安路的路口弄堂全部戒严了,没有通行证纠察证的人员一律不得通过。有了我同学家那条秘密捷径,我们不用在戒严前就拿着凳子椅子去延安路旁等着。也不再为早起而发愁。

“文革”中就近入学进了龙门中学,读书无用论盛行,上课时,学生指挥老师,想上课就听听,不想上课,有同学说去看大字报,大家就一哄而散。老师忙说,请走好!不管是造反派保皇派都乐得逍遥。前门有工宣队老师傅把门,我们就走后门穿弄堂抄近路去消磨时光。东家坐坐、西家聊聊。结伴而行实在无聊,人民广场看热闹,南京路上兜一圈,淮国旧里瞧新奇,新城隍庙买鱼虫……当然多数是去时逛马路,回来穿弄堂,最远的要好同学一个一个送同窗到家门口。

那时候我们穿的都是石库门老弄堂,还要分清大弄堂,小弄堂,死弄堂,活弄堂,还有夹弄堂。进小弄堂,人多走不快,有的更是只有一线天,往往欲速而不达;进死弄堂,本想抄近路,反而走到底再返回,多走冤枉路,其中短弄堂还好,长弄堂真要命;走大弄堂,多数也是活弄堂,畅快敞亮,四通八达,走起来心情舒畅。如消失的马乐里、四明里、杨家弄,被保护的尚贤坊,淮海坊、步高里。

夹弄,也叫暗弄。一般弄堂是没有的,是有心计的房主在造房子时,预留的逃生通道,多数在弄堂堕底,比较隐蔽,两头都有小门,轻易不开门,有些里面堆些杂物,外人以为是储藏室;有些上有过街楼,弄堂里我最要好的小朋友就住在这种过街楼里。设有小门的夹弄,不是老邻居,不是老熟人,住家是不让你通过的,他们会说,此地不通的,侬作啥?拒生人于捷径之外。

以后搬场到了彭浦新村,从新式居民楼到单位上班,穿弄堂抄近路的习惯,依然没有改变,但是穿弄堂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过去,老弄堂里,自行车也是很少的,不用担心行走的危险,今天,你就得增加自我保护意识,注意身边不时开过的助动车,小轿车。穿弄堂,过去清晨,起的早看到最多的是淘马桶、生煤炉;现在碰到的是挤满通道占尽路面的小轿车,大弄堂活弄堂还有打游击的菜摊子和杂货摊。

又搬了一次家,从弄堂里可以穿进彭浦公园后门,散步或者横穿公园从前门出到地铁站,也算抄近路。早晨可见早锻炼打拳、做操、练武、跳舞、遛鸟的人群,各展身手。公园还未改造前,沿湖而行,总见一些退休清闲的老人,头戴遮阳帽,手握钓杆,坐在湖边静钓,偶尔也有站在刻有鉴月字样的小桥上垂钓的长者。纯粹是怡情养性的雅举。他们大都沉思不语,突然起身,便是钓起了一条活蹦乱跳的小鱼,他们麻利的把鱼儿摘下钩来,乐滋滋地扔进身边的小桶或水袋里。小鱼潜入水中,不知身陷樊篱。夏天用土钩就可钓起小虾,细瞧,还真有齐白石画中的神韵。人会学样,钓虾的人多了起来,有人拿了象伞一样的网罩来捞虾了,用不了多少时间,就满载而归了,说是喂金钱龟的。已经清过塘了,今年湖里新种了荷花、睡莲。湖中还垒起了假山。景色更宜人了。抄近路可以看到别样的风景,何乐而不为。

今天,再到故地重游,我住了二三十年的整个龙门街道和那熟悉的老弄堂早已不见了踪影,却见绿地花围,草木葳蕤,但依然可以抄近路。旧景不再,新景璀璨。已经消失的孝和里和嵩山饭店南面云集了香港广场、上海广场、太平洋百货淮海店、大上海时代广场、瑞安广场;北面港湾式公交集散地人来车往。地下,地铁一号线人民广场站和黄陂路站人流涌动……穿行延中绿地那消失的淡水路北端,却涌起一番感慨在心头。

当然,还有老弄堂可穿,去宁波路的时运广告公司,忙完公干,穿石潭弄,就可以抄近路直达南京路步行街。做服装的商家,看中了这块风水宝地,两边底楼民居都被置换开出了店铺,吸引了不少中外游客光顾。看到周边的弄堂也一条条拆掉了,老居民也盼着拆迁,真不知道这些老弄堂还能保留多久,多少。新天地也有弄堂可穿,但感觉却是另类的。

(本文写于2009年。现在老弄堂已经很少了。龙门街道这么多老弄堂均消失在绿地里。小时候穿越的弄堂,只剩过去近在咫尺的尚贤坊了。弄堂中的过街楼曾经住着我厂的老同事。那位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女同事没退休就走了。四明里是在建南北高架和地铁一号线时拆掉的。纪念王孝和烈士的原道德里,我外婆家的弄堂,后改名孝和里的也没有幸免。更不用说黄金龙住的那条四通八达的老弄堂了。)

 【原创】抄近路穿弄堂 - 石淦 - 我的博客

弄堂后面的那座高楼,就造在原来的孝和里所在。

【原创】抄近路穿弄堂 - 石淦 - 我的博客

 梧桐树遮住的马路旁,老弄堂遍布。

【原创】抄近路穿弄堂 - 石淦 - 我的博客

 步高里与我家原先住的有着百年历史的积善里相比只能算后起之秀

【原创】抄近路穿弄堂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抄近路穿弄堂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抄近路穿弄堂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抄近路穿弄堂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抄近路穿弄堂 - 石淦 - 我的博客

 这是现在可以抄近路的家门口的公园。

【原创】抄近路穿弄堂 - 石淦 - 我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56)|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