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淦的博客

石淦的感受,实干的追求,足印的篆刻,足音的回响。

 
 
 

日志

 
 
关于我

才智启蒙积善里,金色童年快活长, 狂飙十年废学业,混沌一片赴边疆。 务农育林等闲度,做工管理岁月忙, 辛辛苦苦平安过,大声疾呼正能量。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盲流”单身汉  

2013-04-25 22:43: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盲流”单身汉 - 石淦 - 我的博客

 

那年我上完达山伐木,他客驻深山,与他相识,是在一个赤日炎炎的酷夏,在他蜗居的木屋前不期相遇。过去了三十七八年了。今天已经不用“盲流”这个称谓了,我却还记得这个“盲流”单身汉。

【原创】“盲流”单身汉 - 石淦 - 我的博客

 

他在屋后的坡地锄草,汗流如川,额头渗出的汗珠,淌过他黝黑的脸膛,青铜色的肌肤,汗津津的,在烈日下,熠熠闪亮。大黑狗吠声惊动了他,他向我们走来。我们说明来意,口渴,向他讨口水,他大方好客随手就递给你土烟纸条,让你自己卷支烟。我不抽烟,他陪着我们进了木屋,端出几只土碗。我拿了碗,捼了他用五味子泡的茶水。酸酸的甜甜的苦涩的很。这可是我们队医,天天喝的茶呀!也是队医一直对我们说,喝这茶好,是养生的。山上有的是,自己采来自己喝,养生保健乐逍遥。当时,我们不以为然。今天回想起来,我们年轻时真傻的可爱。

【原创】“盲流”单身汉 - 石淦 - 我的博客

 

后来,我们经常路过那木屋,三来五去,就成了熟人。已经记不起他的姓氏。他方脸宽肩,钢筋铁骨,体魄强悍。看上去,已届不惑之年。清贫如洗,没有户口,我们问他,有没有娶媳妇,他朗声回答,光棍一个。我见过不少单身汉,留下深刻印象,脑海里挥之不去的,他算一个,他们都像一棵扎根于泥土的大树,独立着、孤单着。虽经历着风风雨雨的磨练,却依然茂盛着、挺立着。人真是能吃苦。如果不是当年我们来清林。化了雪的青山,人迹罕见,整座山林从春天到秋天见不了几个人。在山上住,要耐得了寂寞,忍得了清苦。他都做到了,今天想来,仍然不可思议。

【原创】“盲流”单身汉 - 石淦 - 我的博客

 

据说是投奔亲戚来的,国营林场进不去,就守着这片林子,靠打猎、靠挖药材讨生活。下山先走到林场场部,再搭便车去小镇收购站。卖掉兽皮山珍药材,带回煤油、米面、白酒。夏天也种些蔬菜,在树林中垦出几垄荒地,种上豆角、黄瓜、倭瓜、辣椒、番茄、土豆,我看长势不错。也种烟叶。山上蘑菇、木耳、黄花菜不缺,只要勤俭,自给自足绰绰有余,在他眼里,小日子过得舒坦,比在老家务农强。

【原创】“盲流”单身汉 - 石淦 - 我的博客

 

完达山,高山峻岭,层峦叠秀,云峰林梢插天。山里林深树密,人迹罕至,古木槎枒,奇崛万状。夏天那葱茏的植被,使人入林仰面不见天,登峰俯首不见地。他会木工,屋里有土炕,碗柜、炕桌都是自己打的。凳子就是现成的树桩做的,美观实用。木屋与我们住的帐篷相近。有时,我们闲着无聊,就向他借来刨锛,在山上找几棵站着的椴木枯树,截几段,用刨锛砍成木板,刨平了,就刻起搓衣板来。我会雕花,搓衣板上最上面一段装饰浅雕,我们林业队上山的男女老少,只要开口,我都把这活包揽了,刻刀是我用锯条做的,很锋利顺手。北京、上海、天津、齐齐哈尔等地来的的知青,刻好的搓衣板,自己舍不得用,探亲都带回了故乡。答谢我的就是请我喝酒。

【原创】“盲流”单身汉 - 石淦 - 我的博客

 

屋外墙上挂着辣椒大蒜,你要,他就叫你自己掰。老队长告诉我们,他就是“盲流”。不是有亲戚在林场当“官”。早就被人驱逐走了。那时阶级斗争的火药味浓,不是贫下中农出身,还真不让你在这山高皇帝远的地方长久住下。

【原创】“盲流”单身汉 - 石淦 - 我的博客

 每天,他夙兴夜寐,起早贪黑,巡山察林,干着打猎的营生。套兔子的钢丝埋伏在草丛里,覆盖着树枝树叶的地窖陷阱是为熊瞎子、马鹿、狍子准备的,那里安装着铁夹子。队长一再嘱咐我们,没事不要往深山随便走动,跌落陷阱、撞上铁夹,那是要你命的。就是采蘑菇木耳,我们都不敢单独行动。

【原创】“盲流”单身汉 - 石淦 - 我的博客

 

也怪,我们战友养的大黄狗,见我们农场来的人和车,不管生人熟人都不咬,就是见了他这种穿黑褂黑裤的老乡,不声不响的窜上去就咬。有人说,他身上有一股老乡味,狗太敏感了。就是这条狗,曾经在冬天的黑夜里,与孤狼搏斗过,不是惊动了我们,带着枪赶去,那狗才不会鲜血淋漓的捡回了那条命。所以,他不敢贸然走近我们的住处。我们下山离开林场回农场的那一天,他远远地站在木屋前,向我们摆手的样子,至今我依然历历在目。

【原创】“盲流”单身汉 - 石淦 - 我的博客

 

有一晚,我们是听到虎啸声的,远远地吼音传来,睡在帐篷里的我们都惊醒了。大家纷纷议论起来,有人说,东北虎也怕人,要不白天我们怎么看不见它。有人说,老虎在山林有狍子有鹿吃,它才不要吃人的臭皮囊呢。也有人想起了那个单身汉,说,我们人多,当然不用怕,可那小子一个人住着,你说怕不怕?答案千奇百怪,我记不清楚了,毕竟岁月如梭,细节上有的已经模糊了。

【原创】“盲流”单身汉 - 石淦 - 我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7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