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淦的博客

石淦的感受,实干的追求,足印的篆刻,足音的回响。

 
 
 

日志

 
 
关于我

才智启蒙积善里,金色童年快活长, 狂飙十年废学业,混沌一片赴边疆。 务农育林等闲度,做工管理岁月忙, 辛辛苦苦平安过,大声疾呼正能量。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柳烟又绿心灵处  

2013-06-24 21:16: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柳烟又绿心灵处 - 石淦 - 我的博客

 

水边的烟景少不了杨柳。杨柳岸晓风残月,江岸青青柳色新。近几年新村行道树也新添了垂柳,柳烟青青,赏心悦目。

【原创】柳烟又绿心灵处 - 石淦 - 我的博客

 

早春,柳芽初萌,色泽鹅黄,叶芽非刻意报春,绿烟却随和风而至。清明踏青,杨柳万千条,折柳条编柳冠,往往成了我们儿时游春的最爱。柳眼窥春春还去,千万丝,系不住。炎夏,柳树阴阴转暗,绿烟成荫,高柳鸦噪蝉咽,天籁不绝,见到高高的大柳树人们不由会想起鲁智深倒拔垂杨柳的动人故事。深秋,秋风秋雨愁煞人,柳叶稀落,柳色枯黄。那时的垂柳已失去了笼烟织梦的妩媚。寒冬,柳树枯条空垂而挂霜,也与所有的落叶乔木一样,脱落了一身繁华的绿装,光秃秃的树干树枝守立在寥廓的堤岸上,行道旁,静静等着春风吹度。

【原创】柳烟又绿心灵处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柳烟又绿心灵处 - 石淦 - 我的博客

 

柳树不胜枚举,有旱柳、垂柳、金枝柳、龙爪柳、河柳、绿柳、胭脂红柳、银柳、上柳,还有馒头柳等。柳树是我国先人栽培最早、分布最广的树种,甲骨文就有“柳”字。柳树也在原野绿化、固沙治滩、护堤防浪、防污抗毒中展露着身手。园林中,柳树更以它那得天独厚的观赏性及适应性在造园缀景上成为首选树种,深得人们的喜爱。济南市、西宁市及古城杨州市等都选柳树为“市树”。

【原创】柳烟又绿心灵处 - 石淦 - 我的博客

 

北疆边陲,柳依然有,但不见江南河塘岸边的垂柳,也不知属于上述那一种。多的是柳科的灌木,一丛丛的柳条从根部窜出,高有两三米,在河畔沼泽冁然倩笑着。我当知青的那会儿,割柳条是我们连队的副业,夏初,柳丛蚊子成堆,我们还得不顾蚊虫的叮咬,咬牙钻进柳丛每人割一百斤剥皮白柳条,这是一天的任务。割下的嫩柳要马上剥去皮,这样皮才能去的快捷,柳条既雪白又漂亮,可以成为编织出口工艺品的好材料。秋后,我们也割柳条,那时的柳条剥皮不易,只能带皮编织粗糙的箩筐,或用来插编篱笆柳墙。柳树的生命力就是强,无意插柳柳成行的故事,往往在家属区的围墙上再现。

【原创】柳烟又绿心灵处 - 石淦 - 我的博客

 

那年去西安,过壩桥就想起了折柳送别典故,也忆起了我在军垦农场从农业连队调入林业队的往事,分别一年后,趁农忙后好不容易得的放假日,一起下乡的三五位同学走了二十多里路来会我。朋友重逢兴凯湖畔,酒正酣,众起哄要我做七步诗,我借酒意,即刻口占打油诗应对:赐柳事一年,常浮梦境前。如今人复聚,友谊笑谈间。用上这一典故,总算过关。

【原创】柳烟又绿心灵处 - 石淦 - 我的博客

 

北疆柳树九度绿后,元旦前我回上海探亲,正遇上返城大潮流,春节前匆匆赶回农场办好顶替手续,就此挥挥手告别了农场。同事同学都回城探亲了,走时不是要简化折柳送别的那档事,而是湖冻三尺厚,柳丛绿色未新,无一位京津沪知青在连队。是老职工赶马车送我抵场部汽车站。

【原创】柳烟又绿心灵处 - 石淦 - 我的博客

 

当今中华大地无柳不成林,无柳不成村,无柳不成城。柳树下晨练者散步打拳,月挂柳枝,情侣相偎相依树下。从西子湖畔还是天山深处,是公共绿地还是老屋宅院,到处有她那摇曳的踪影,柳树世世代代荫护着炎黄子孙,现代化的城市也不可或缺柳树。

【原创】柳烟又绿心灵处 - 石淦 - 我的博客

 

古人爱柳我爱柳。她不求索取无私奉献,蓬勃的活力,灵动的魅力,要求不高随遇而安,她将生命的精华给与了人们无忧无虑与世无争的生活。给了天地优美宁静清新自然生机盎然的高风亮节吸引征服了人们。秋风扫落叶残酷无情,柳绿却能坚持到雪舞岁尾。“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东风报春柳绿第一枝。她的种子随着漫天飞舞的柳絮飘落到有土的地方,不管是田间地头、还是砖隙瓦缝,成活后默默的给我们送来一片片绿荫。我们赞美柳树,因为她美化着我们的生活,陶冶着世人的心灵。

【原创】柳烟又绿心灵处 - 石淦 - 我的博客

 

 (本文写于六七年前。当年看到新村平顺路上又栽上垂柳。就写下了此文。再前几年上海不再种植柳树和悬铃木。理由是这两种树都有飞絮。于是夏天走在钢筋水泥森林中,没有了林荫路,赤日炎炎,骄阳似火,热浪灼人,苦不堪言,这几年柳树悬铃木又回到了城市行道树行列。记忆中的淮海中路林荫道也焕发了青春。建一号线地铁时,那些树不是被搬走,就是剃了光头。林荫覆路的景象也曾经看不到了。再回想一下,有林荫的马路就是赏心悦目。)

【原创】柳烟又绿心灵处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柳烟又绿心灵处 - 石淦 - 我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8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