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淦的博客

石淦的感受,实干的追求,足印的篆刻,足音的回响。

 
 
 

日志

 
 
关于我

才智启蒙积善里,金色童年快活长, 狂飙十年废学业,混沌一片赴边疆。 务农育林等闲度,做工管理岁月忙, 辛辛苦苦平安过,大声疾呼正能量。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老房旧事也难忘  

2014-09-28 09:48: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老房旧事也难忘 - 石淦 - 我的博客

 

过了五十五岁想五子登科的梦彻底醒了,争取高薪俸禄的欲望完全灭了。细细想来,风风雨雨五十多年,也留下许多难忘印象,有美好的,也有伤感的。打开回忆,往日令人心潮澎湃那些事,再也难以重新掀起大的浪涛,归于波澜不惊。这难道就是曾经沧海难为水,平安事慰平常心。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的春季,我出生在工人家庭里。我上面有一个姐姐,我一出生父母就眉开眼笑。那时我祖母还健在,宁波人叫阿娘。家里添了个大胖孙子。同样高兴的了不得。总爱把我抱在怀里,逗我,我一笑,阿娘连连叫:豆腐、豆腐嘻嘻。我母亲在夫家的地位,也开始高了起来。母亲当时是家庭妇女,家里开销就靠做电工的父亲的那点工资,弟妹没有出生,家里的生活还过的去,当时算个安康人家。弟妹在55年58年相继出生,日子就开始过的紧绷绷了。

老房子坐落在市中心,建于清末,我出生时,家里就一间房,十来个平方米。是过街楼的后间。前面住着我爹的师兄。是我家亲戚,50年代去了江西支内,前间也归了我家。再重新隔开,前间放大了当卧室,后间缩小了作吃饭洗涮间。一月房租在3元多。有了前后两间房在当时感觉居住条件一下子改善不少。

弄堂里过街楼下搭了两间板房,两间板房均有阁楼,一间上下住着一个小商贩;一间底层住着一对老夫妻兼管着弄堂铁门,老太是个歪头。阁楼上住着一个哑巴鞋匠,大跃进年代进了上钢三厂当了工人。铁门在大炼钢铁的荒诞举动中被拆下回炉炼铁了,从此大门也不用人看了。但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风气一直持续到文革开始。

老夫妻死后,上下两间板房都归了鞋匠。哑巴鞋匠业余时间还接些私货。母亲包揽了家中所有布鞋棉鞋面子和扎鞋底的女红,而上底的活儿就给哑巴鞋匠做了。这老鞋匠的活儿做的挺刮,大大小小的木楦子一套套的。修鞋打掌,买个塑料底,沾个橡胶底的活,母亲也请他代劳了,他也是赚个小钱,补贴家用。他哑巴妻子及孩子都在常熟。每年春节他才回家过年。现在我想起过去穿松紧布鞋的日子就会想起哑巴鞋匠,那时鞋匠摆摊在弄口,每每看到我戴着三道杠大队长标识进出时,他都会举起大拇指夸我。他的警觉性相当高,调皮捣蛋的孩子,看到他骂一声哑巴,他都会马上追上去在他的头上敲起麻栗子,一敲一个准,从来没有错怪过。这也是弄堂里的一奇。

六十年代初的困难时期,生活物质供应紧张,买什么都要凭票证了,母亲已经到里弄生产组上班,做儿童玩具的。记得那年月,孩子多的人家,定量少,家家粮食不够吃,母亲就用购粮证买了一大堆山芋,放在家里洗澡用的大木盆里。一斤粮票可买七斤山芋。一段时间天天吃山芋汤,白糖,红糖都要用票证购买,山芋汤里放的是糖精片。吃口不好,但是能够吃饱。今天山芋已经算是绿色食品,偶尔吃一顿,感觉好香。那时,我们的早饭,大多吃的是泡饭,一块小乳腐、几根小酱瓜就对付了。偶尔买油条,一人半根,蘸着酱油过泡饭,胃口大开。过惯了节俭的日子,后来我们下乡,食物依然奇缺,蔬菜花色品种更是简单,到了冬天,蔬菜就是老三样,天天白菜萝卜土豆,也照样挺过来了。

1960年9月上小学,学校不算大,但有一千多学生,课堂不够用,都是上半天学四节课。下午,我们就在学习小组做作业,我家也曾是学习小组一个点,我们四五个同学,就在我家吃饭的八仙桌上写字作算术。夏天学习小组就摆到了弄堂里,用两个凳子搁块洗衣板,小伙伴围坐一起完成作业后,打扑克,玩二十四点,下象棋,走陆军棋,敲着木拖板唱歌,一到弄堂里的其他学习小组的同学们聚在一起时,就玩“官兵捉强盗”,现在九子公园里列举的九样弄堂游戏:掼结子、抽陀子、跳筋子、滚轮子、打弹子、套圈子、顶核子、扯铃子、造房子等,我们这一代人在童年都见过或玩过。我算是个好孩子,女孩子爱玩的掼结子、跳筋子我是不去凑闹猛的,皮大王喜欢的抽陀子、滚轮子、打弹子、顶核子我也很少参与。如闺房小姐在家看书,时间久了,我会蛮扎劲的从过街楼的窗口探看在弄堂里白相的伙伴,当看客我也邪气开心咯。

住在石库门“七十二家房客”似老房子,老邻居之间天天有聊不完的闲话,说不完的故事。茶余饭后睡前,邻居们也爱来我家聊天,我家的房门就对着楼梯,门开着灯就照亮了楼梯,上上下下的人影都在我家门前晃过。那年月电视还是希罕货,有收音机的就算不错了,我家老式收音机只要开着,电台播放的越剧、沪剧、滑稽戏节目,邻居也会不请自来一道听。

弄堂里解放前当小老板的人不少,文革初,老房子抄家批斗这档事也不少,一下子人人自危,邻居关系也随即紧张起来。那年月流行“早请示、晚汇报”,弄堂深处佛堂改造成绣品三厂的工场间里,会不时传出高昂但并不齐整的尽忠声、语录歌。响彻过一阵子……工场间与住家混杂,底下空落落的客堂间里,被我们50后的一批学生所占领,铺上从菜场捡来的草包,我们就在上面举杠铃和练起了摔交。那年月我凭着蛮力气摔倒过不少身材年龄都比我高大的中学生。

文革中期,50后的我们一个个扛着铺盖远走他乡,天南海北的去“插队落户”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老房子一下子变得冷清了。

无忧无虑的童年时,我并不知道我们是吃苦的一代,牺牲的一代,坎坎坷坷一路走来,虽小乐惠不少,却是厄运随身,长身体时缺油少粮,长知识时停课砸抢,未成年就上山下乡,该结婚时急切盼房,拼学历时两头都忙,到中年时担心下岗,年大体衰医费看涨。临奔六方想明白我们的人生:命运国运紧相连,天灾人祸谁能免?开阔心胸觅快乐,享受和谐太平年。

后记:本文写于五年前。现在打拼的日子随童年一样远去。奔六目标已经升级到奔七。有退休金拿着,有好日子过着,有好风景看着,有好心情写着。盼望的是平平安安的活着、快快乐乐的享受着,吃得下,睡得着,走得动,玩的好,白发无忧,幸福安康!

【原创】老房旧事也难忘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老房旧事也难忘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老房旧事也难忘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老房旧事也难忘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老房旧事也难忘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老房旧事也难忘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老房旧事也难忘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老房旧事也难忘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老房旧事也难忘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老房旧事也难忘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老房旧事也难忘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老房旧事也难忘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老房旧事也难忘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老房旧事也难忘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老房旧事也难忘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老房旧事也难忘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老房旧事也难忘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老房旧事也难忘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老房旧事也难忘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老房旧事也难忘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老房旧事也难忘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老房旧事也难忘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老房旧事也难忘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老房旧事也难忘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老房旧事也难忘 - 石淦 - 我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7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