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淦的博客

石淦的感受,实干的追求,足印的篆刻,足音的回响。

 
 
 

日志

 
 
关于我

才智启蒙积善里,金色童年快活长, 狂飙十年废学业,混沌一片赴边疆。 务农育林等闲度,做工管理岁月忙, 辛辛苦苦平安过,大声疾呼正能量。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2015-02-15 12:23: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离开特洛伊古城,沿着爱琴海海边公路大巴向达达尼尔海峡进发,一边眼花缭乱的欣赏公路两旁田园城镇海岸,古老的土地,废弃的城堡,现代的公路,新建的公寓凸显出别样的风光,一边在秋日阴沉的天色下触景生情浮想联翩。

从爱琴海沿岸转入达达尼尔海峡,我们来到一处海港码头,眼看着一膄空空渡船离岸。我们的大巴就开上了另一膄渡轮,导游说,二十分钟一班渡轮。大家可先休息一下。船上的小贩就忙着招揽开生意了,兜售大小不一的蓝眼睛手镯及钥匙圈。一比价,确实要比其他旅游景点的同样纪念品来的便宜。大家再问导游合不合算,导游也认为是颇具特色的既吉祥又价廉也可赠人的小商品。妻子也随大流的买了几样。回家随手送人,让亲友也感受异域风情。

十多分钟一过,尽管船上载车不多,游人也不多,一声汽笛,船还是沿着长长的达达尼尔海峡起航了。船行驶在土耳其内海中,这道海峡,也成了亚洲和欧洲的分界线之一,其与马尔马拉海和博斯普鲁斯海峡并称土耳其海峡。也是战略地位极其重要连接黑海和地中海的唯一通道,被称为“天下咽喉”。

此刻一群海鸥与海轮如影相随,不离不弃。天色阴沉中,我们团队的大多数旅客都集聚在甲板上,抛食喂鸥,高声唤鸥,相机摄鸥,欢声笑语不绝于耳,群殴起舞,上下翻飞不亦乐乎。我想,风,含着秋意,浪,翻着碧波。天上,阴云密布。海鸥,跟踪海轮。游船游人唤海鸥,在挥动着海鸥,还是海鸥在激动着游人?一只、两只,海鸥海上精灵。三个、四个,海鸥掠过眼睛:七羽、八羽,海鸥舞动海空。一群、几群,海鸥神话海峡。做勇敢海鸥,困难不低头,做快乐海鸥,空中永抖擞。

但是在一百多年前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英法联盟和奥斯曼帝国在达达尼尔海峡进行了一场异常残酷的战争。强行闯入达达尼尔海峡的英法联军目的是占领奥斯曼帝国的首都君士坦丁堡(现在的伊斯坦布尔)。一场大战两败俱伤,进行了十一个月,英法澳新等协约国先后参战士兵五十万,死亡十三万,受伤二十六万,也没有渡过达达尼尔海峡。奥斯曼帝国兵力也战死九万,受伤十六万。战争残酷,人民遭殃,海鸥无恙,海峡依然。

达达尼尔海峡过去称赫勒斯滂,据说爱神阿佛洛狄忒女祭司希洛居住在海峡西岸塞斯托斯。一次节庆中,她与对岸阿拜多斯的小伙子利安得一见钟情。每夜,利安得都泅水来相会。海峡水深流急,希洛就在塔楼上高擎火炬引路。一个暴风雨之夜,火炬被吹灭,利安得迷失方向溺水而亡。希洛悲痛万分,纵身跳海殉情。从此,海峡就以希洛的名字流传为“赫勒斯滂”。

英国浪漫主义诗人拜伦曾亲身游历达达尼尔海峡。追忆那对痴情男女的动人故事,并写道:他渡过波涛汹涌的湍急水流,据那则备受质疑的故事所说,那纯为好逑,还能有什么他图,他泅水是为情爱,我则为荣耀。

而古希腊彼阿提亚地区则流传着另一版本的古老传说:

美丽王后纳菲丽,一双儿女多如意,炎热避暑出宫廷,女巫依诺可乘机;

勾引国王忘王后,从此亲娘无归日,骗婚成亲虐孩童,天旱无雨灾祸厉;

假传神意惑君王,王害儿女作献祭,危在旦夕金羊救,穿跃腾空云霞起;

兄妹骑羊过天堑,赫勒睁眼好惊奇,恐慌落海一命休,赫勒斯滂海峡记。

我想如果,海峡没有传说和故事,无聊在心里面升腾,就少了人文情趣。如果,海轮遭遇风浪和暴雨,欣赏在晃动中起伏,就多了昏昏沉沉。如果,今天海面上没有鸥翔,我们在海峡中游览,就少了勃勃生机。如果,这条海轮中没有鸥影,枯燥在摄影中彷徨,就多了懵懵懂懂。

成群的海鸥始终尾随跟踪着海轮,凌空展翅,搏击风云,我们用相机捕捉着海鸥,它们那明亮的翅膀,洁白的羽毛,闪光的眼睛和翻飞的气息一一入镜。耳边似乎飘来那首歌曲的旋律:海鸥飞在蓝蓝海上,不怕狂风巨浪,挥着翅膀,看着前方,不会迷失方向,飞的越高,看的越远,它在找寻理想,我愿像海鸥一样,那么勇敢坚强。

过了一把海峡游瘾。轮船靠上了码头,大巴载着我们上岸,又向伊斯坦布尔驶去。填《感黄鹂》一阕记游:

顶晨风,破晓曦日,古城观罢勿勿。看堤岸码头沉寂,卧舟歇舰,云低碍了天空。

灰蓝暗色还逢。心醉群鸥扶揺,轻盈舞蹈残红。细认得坚强,白羽神韵,翅膀煽酷,喜波澜壮阔丛。巨浪狂涛笑对,抱团齐唱和融。海朦胧,凭船栏、恍惚梦中。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海峡风光群鸥飞——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一) - 石淦 - 我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