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淦的博客

石淦的感受,实干的追求,足印的篆刻,足音的回响。

 
 
 

日志

 
 
关于我

才智启蒙积善里,金色童年快活长, 狂飙十年废学业,混沌一片赴边疆。 务农育林等闲度,做工管理岁月忙, 辛辛苦苦平安过,大声疾呼正能量。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2015-02-08 19:00: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客车沿着公路前往特洛伊——恰纳卡莱。抬头看窗外落日,就有伟人描述的这种诗意感觉。明早要去特洛伊古城。路上歇息,在一家橄榄油超市,就看到了货架上摆放着工艺木马纪念品,似乎要告诉游人,风萧萧秋水寒,古城废墟在眼前。

夜宿土耳其西北面的恰纳卡萊省五星宾馆,早餐前后,我都冒着秋寒,来到宾馆顶楼露台看城市风光。东山晨曦,天边露出亮光,等着看日出,太阳迟迟不跃出,意外发现山上似乎设有野外游乐的大型广告,不懂外语,不敢妄猜。遥望南面,远远能见爱琴海,模模糊糊能见到货船在航行。

马上就要从恰纳卡莱向南八十里外西萨尔力克出发,等着拍日出的兴趣就此不得不打消。上车前往特洛伊古城。这里临近达达尼尔海峡,沿途一派典型的土耳其田园风光。那天在车上远远的能见到爱琴海上舟船航行。晨雾中车拍的爱琴海并不显那么清澈湛蓝,有张海边三棵松的照片,在电脑中欣赏,湖海太像了,就有股行走在梦牵魂绕的兴凯湖边的感觉涌上心头。不是木马故事,而是真马故事多,沙岗上坐在马车上,见多了三五棵松树相伴在湖边,守住沙岸,守望岁月,守牢疆域。

在海岸公路边看到一匹高大的木马,导游说,这是中国人赠予的。在古城那匹木马更高大。见到这匹木马眼前就浮现出上海世博会上展现的木马屠城古战场的情景。一晃四年过去了。

在车上,导游要我介绍木马屠城的故事。我就从世博会上看到的木马讲起。据说著名荷马史诗中记载的一场长达十年的大战,这就是三千年前发生的一起神奇的“特洛伊战争”。 即希腊人和特洛伊人为了争夺世界上最美的女人而引发的战争。小亚细亚古城特洛伊的王子帕里斯骗走了美人斯巴达国王的妻子海伦,为了夺回美丽的妻子,斯巴达国王墨涅拉俄斯邀集希腊其它城邦国兵力,率领强大舰队追到特洛伊,围城攻打十年无果,最终在高人指点下,巧施“木马计”, 攻破特洛伊并屠城。古城毁灭之际,一名叫伊尼亚士的人从乱军中逃脱,抵达今日意大利,成为罗马人始祖。战后,东地中海成为希腊人的天下,并向小亚细亚殖民,开启东西方文化的最初交流。

以前人们一直认为特洛伊城是神话故事中虚构的城市,但1871年-1890年,德国考古学家谢里曼的发掘,揭开了特洛伊遗址的迷纱。后经过长期的考古发掘,深达三十米的地层中发现了九个时期的遗址。从青铜时代早期约公元前3000年到前1800年一直到古罗马时代都有发现。挖掘出土文物有金银、珠宝、石器、骨器、陶纺轮等,考古区域修建多次, 1995年土耳其政府把古城命名为“国家历史公园”, 1998年,特洛伊考古区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成为名闻遐迩的重要古迹。

走近特洛伊遗址公园,见到了一匹用希腊神话中伊达山的松树做成的高大木马,巍然已站立近四十年。我们争先恐后的攀梯而上木马屋,探身窗口,临风观赏。

巨大木马,映入眼眶;木马传奇,震撼显彰。来龙去脉,史诗内藏;金果诱惑,情海仇邦。

争端灾难,英雄战场;耗时费力,十载悠长。人神混战,血染沙场;生灵涂炭,屠城恐慌。

魂归何处,残垣断墙;石柱依旧,故事悲壮。今日废墟,游客匆忙;登上木马,凭窗眺望。

芳草萋萋,明媚秋光;左寻右觅,原野茫茫。俯瞰遗址,诗情悠扬;思绪澎湃;千年沧桑。 

我沿着古城堡中的木栈道,巡走一圈。看着残存的墙垣,看着依旧气势雄伟的石柱断樑,看着摆着的彩陶石器,感觉城池不再,英雄不再,瓦砾一片中乃依稀可见城墙形迹,庙宇残存,王宫废墟,戏院规模。毫无疑问,我们来欣赏的不仅仅是那个传奇的木马屠城故事,还有开启了希腊乃至整个西方文明曙光的考古发现。断壁残垣和疏木荒草印证着沧桑巨变;岁月留痕和场景再现吸引着思古情怀。

回到高大木马前,看到乔装摄影棚主人和游人一起打扮成古罗马武士,模仿古代英雄贵胄摆姿或比剑留影。这无意中又成了游客抢镜一景。填《浣溪沙》一阕记游特洛伊城:

非是木马吟画屏,依稀世博展文明。一篇史诗记屠城。

千年古堡今没落,十年战场剑纵横,秋风影里草森森。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上海世博会上我拍摄的特洛伊古战场)

 

【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在迎春画展中看到的两幅爱琴海中国画)【原创】一篇史诗记屠城——星月国里巡游趣(二十) - 石淦 - 我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