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淦的博客

石淦的感受,实干的追求,足印的篆刻,足音的回响。

 
 
 

日志

 
 
关于我

才智启蒙积善里,金色童年快活长, 狂飙十年废学业,混沌一片赴边疆。 务农育林等闲度,做工管理岁月忙, 辛辛苦苦平安过,大声疾呼正能量。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2016-12-03 01:08: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山道崎岖探红叶,小径苔滑情更切;指南村里游人多,古银杏树黄金烈。

上午登上神龙川,中午先从听水轩搬到西厢乐再午餐。同是住四楼,感觉还是有不少的差异,前者是名副其实的四楼,后者则是晒台上加盖了三间房。已是深秋的大山中虽峰峦叠翠、万籁寂静,听不到虫鸣了,耳畔却偶尔会传来几声鸟啼。往下看,门前清澈的山泉唱着万年不变的山歌流淌在小溪中。回上海后,我步亦苇韵小诗也是山泉溪流的写照:神龙川中神农坡,秋红点醉溪水歌,叮叮咚咚泉潭跳,千流万转汇江河。

不知何缘,我的脚力依然可以。下午没有安排。我对启华说,那我们朝南随便走走。启华答,不走了,下午叫上几位打打牌、下下棋吧。我说,我出来旅游,就是愿意多走走,多看看。如还有谁愿意一起走的就结伴同行。一层层下楼,都是房门紧闭,怕打扰荒友休息,我没有出声相邀,在小溪凉亭中,看到大胜一人在喝茶,请他一起走走,他谢辞了。那就独自一人采风去吧。

山里没有市井的繁华和喧嚣,山道异常幽静。沿路家家农家乐门前彩色霜叶伴舞萧瑟秋风。竹林翠绿,野菊烂漫,一个人行走在公路上,只有汽车、旅游车擦身而过。群山环抱山林深,独自向南一路行;亭台楼阁农家乐,千姿百态房舍新。

前面一阵犬吠疾,遇到老翁斥赶声;宠物团队多同类,嗅寻爱狗只为情。原来这家农家乐住着一帮带着宠物来旅游的特殊团队。早上在神龙川已经见过他们。那同乡老翁主动和我交谈。说他们团队多名贵犬种,这山里土黄狗跟踪而来寻欢。赶了多次赶不走。推荐我去红叶景点。方向问清加快步,一门心思看叶去。

第一天在车上听关良介绍临安游景点,听到一句游自然村。上海话指南和自然音相近。并不知道明天要去的景点,就是我今天赶着去的同一个点。沿途打听红叶去处,也没有一个人告知就在指南村。来时在那村口堵车,当时还真不知道是红叶节的缘故。秋色美景天恩赐,红叶办节富山民。村居新业招游人,远客近邻皆慕名。

来到了横渡村口,再向山民打听,他指着远远地山路口那两株金黄的银杏,对我说,就在那里爬山而上。跨过南苕溪桥,看山溪从脚下缓缓流过。路口看到一对看红叶归来的情侣,探听到大约二十分钟就能爬到景点。蜿蜒曲折山径险,参差高低石流坡,半路泥泞沾鞋底,回眸青峰云雾泊。

一路爬山,一路艰险,匆匆而过,我赶上了两个仨口之家,看我老当益壮,他们不由得赞一声,大伯正行。闯入眼帘的是小村老宅,山田耕地,古树竹林,山溪流水,秋色秋韵。两处木凳可歇息,半路石阶高抬腿。几处羊肠土径滑,红黄叶落色彩褪。

泥泞的小道上,迎面走来了百十来位由老师带着的一群小学生,他们几乎每人一根小竹竿支撑着在老师不断叮咛的小心点的声音里下山。一种壮观而久违的山村秋游图赫然在目。

眼前豁然多开朗,层层梯田水稻收,淳朴塘顶小山村,荷花叶枯入深秋。上了公路,沿路继续往前,一道拦绳,挡住了所有大小车进入观叶景区。看路边示意图,终于明白我来到了指南村。

金秋,这一带的银杏、枫香、乌桕都染上了浓厚的色彩,把山野点缀得五彩斑斓。据说指南村有近三百株树龄二百年以上的古树,还有八株树龄上千年的古枫树。一阵萧瑟呼游客,从容挺立迎观众,山间堵车皆蜂拥,有缘来会秋叶红。

指南村全村二百余户人家,七百多村民,却沉淀着悠久的历史。村中古墓发掘出的古石器和古钱币可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指南村现有古姓、古塘、古树、古祠、古庙、古宅、古墓"七古"家底,旅游发展前景好。红叶小镇美名扬。

星期天的红叶节游客格外多,进村路上摩肩接踵,两旁卖山货、纪念品、农家小吃店铺的店主不停的招揽着过客。远山悠然。黄灿灿的银杏树下,落叶铺金;火艳艳的红枫林里,错落有致的农舍掩映其间,滟潋波光中的池塘里倒影逼真,不同角度拥入不同景色。富丽山村小天池,金秋红叶最美时;心醉神迷入风景,取景诗画叹观止。

在村里足足的逛了一圈,看村里的游人已经退潮,想到明天我随大部队来得可能性很大。那就明天再寻没有到过的角落走走吧。该原路返回了。填《鹧鸪天》词记游:

午餐笑谈捧酒盅,农田过节睟颜红。忆昔北疆盼星月,今到临安赞晚风。

退休后,喜相逢,逍遥雅致远足同,爬山徒步观秋叶,一路斑斓似梦中。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徒步爬山观红叶——上海战友临安行(3)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