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淦的博客

石淦的感受,实干的追求,足印的篆刻,足音的回响。

 
 
 

日志

 
 
关于我

才智启蒙积善里,金色童年快活长, 狂飙十年废学业,混沌一片赴边疆。 务农育林等闲度,做工管理岁月忙, 辛辛苦苦平安过,大声疾呼正能量。

网易考拉推荐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2016-04-18 20:20: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晨起,听天气预报,四月十六日有雨。十点不到准备出门聚会,灰蒙蒙的天一下子黑了下来,乌云密布,不一会大雨倾盆,此刻若在路上,是躲不开落汤鸡下场的。心里念着暴雨突袭,阵雨而已。确实不一会儿雨就小了。再乘车赶一场迎接北京战友的聚会酒宴,心情也明朗起来。

七位北京来的战友,在微信中已经看到了他们在朱家角的合影,笑脸盈盈,青春慢老。四人还是2012年在北京时的印象,依稀记得,李云、汪杰、刘瑞敏、孙光。一对夫妻闫连云李志彬,闫连云是同班战友,四年前在北京重逢;又在两年前在上海相聚,欢迎席上我即兴作了嵌名小诗:连队伉俪云游来,高歌二声展俊才;当年记得诙谐数,而今晚霞添华彩。首句还成了我记录那次聚会博文的题目,想不到两年后还会再次相逢,不亦乐乎。

最意想不到的是在照片上看有点面熟陌生,见面一说,完全想起来的齐齐哈尔的战友李光,当年我们一排一班、二班就住在同一个屋檐下,那时膀大腰圆的李光可是能说能干能吃的东北壮汉,整天笑哈哈,无忧又无愁。前几年上海战友聚会聊天,曾听说他大病一场,逃过一劫。今天看到他能拄着拐杖来到上海旅行会友,真是做梦也想不到的。可见他心态之好,令人佩服,值得学习。

最高兴的是我们兴凯湖43团博客网五位网友加战友,借此千载难逢的机会碰头了。乌拉草与石淦已经志愿为团网出力四年多了,三位经常在团网有感而发,相互点击、酬唱、交流的是聚会组织者老罗、哈哈笑老司务长亦苇和石淦。共同的文学爱好,写作的激动,抒情的感动,言物的冲动,自然而然的结成了网上好友,敲键笔耕其乐融融,深情厚谊与日俱增。笔头流淌的是战友情义深,心头翻腾的是兴凯湖岁月的朵朵浪花,手头撑起团网的灿烂星空,脚头走出游山戏水的七彩晚霞。

握手一笑问声好,祝酒干杯情未了;京沪战友喜相逢,淘金不聊妙语聊。

遇上四十多年不曾相见的刘仲玺,也是出乎意外。当年我们一排,一起调往云山水库的上海人,至今还留有印象的就是普陀的刘仲玺、黄浦同学夏建民和唐白云。现在就唐白云还是断线的风筝,在脑海里的模样还停留在当年。乍一见仲玺,还真认不出来,一报大名,恍然大悟,新姿旧貌一对照,感觉比年轻时候还要瘦,千金难买老来瘦。与之闲聊,他们陕北中学同班同学四人大华、裕平、仲玺今天都来了,就缺胡定安在南京没来。定安与我一起去了林业队,后来他又考上东北林学院,毕业分配在南京大学教书。刚退休与我还在邮箱和电话里联系。却一直无缘当面再续友情。

这次北京战友来,也是油坊村上海老同事再次聚会的一个理由,一次机遇。得知消息,微信通知,相互联络,夫妻同来,兄弟共聚,牵手至今油坊村,佳肴摆满大圆台;酒足菜饱娱乐去,唱歌伴舞美声来。

北京战友在连队深藏不露的才艺,这次在聚会中集体爆发,群声嘹亮北大荒,有情表达长江颂;风花雪月一曲曲,友谊满怀歌舞中。上海战友王龙顺美声歌喉引爆全场,上海女婿哈尔滨乔万来深情吟唱,上海媳妇天津赵家兰民歌悠扬……朋友们自娱自乐,热情高涨,连续三小时意犹未尽。

该挥手告别了,互道珍重后,路远的上海战友陆续离去。当我走出电梯,眼前又已春雨潇潇,滋润着大地,也滋润着心田。我想该写首诗点赞一下油坊村的战友情了,于是就流出了:

友情始于我们进入油坊村的一刻,青春不老的目光,认出了记忆中的面庞,延伸至兴凯湖上的稻浪、北京重逢的欢唱、上海外滩的灯光……

丰收外的丰收,友情扑面,回忆的澎湃、排山倒海,雁阵南飞的回响,此刻如颦鼓、持续振响在心房,我们凝视聚会的阵列,每一个身躯,组成廿连的风光……

重逢的信仰,思念中的光芒、迸然而发,合影的巍峨,铭刻微信团网,歌声如火可以升温,在敞亮的小村庄,重新浇铸,把我们链成一堵友情的铁壁铜墙……

我又想,最近读到的陈立夫的长寿之道也值得战友们回味共勉:老健:养身在动,养心在静;老伴:爱其所同,敬其所异;老友:以诚相见,以礼相待;老本:取之有道,用之有度。今天战友相聚,让我看到了京沪战友都在身体力行“四老”箴言。那么我们继续携手在酬唱之路共同奔向长寿之路吧!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京沪战友再相逢【原创】 - 石淦 - 我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08)| 评论(7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