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淦的博客

石淦的感受,实干的追求,足印的篆刻,足音的回响。

 
 
 

日志

 
 
关于我

才智启蒙积善里,金色童年快活长, 狂飙十年废学业,混沌一片赴边疆。 务农育林等闲度,做工管理岁月忙, 辛辛苦苦平安过,大声疾呼正能量。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2017-12-25 14:26: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其二十五:观景台上看惊险,大桥蹦极飞身下,旁有缆板双娇翔,叹为观止花容吓。来到卡瓦劳河旁停车场,一下房车,我们就随着人流来到新西兰人气最旺的蹦极场所卡瓦劳大桥。原来三十年前,新西兰人哈克特在法国埃菲尔铁塔历史性地一跳,开创了蹦极之先河。随后他与亨利在绿水青山中的卡瓦劳大桥上建立了第一个商业性蹦极场地。没想到一炮打响。蹦极风靡世界,吸引着成千上万的极限运动的爱好者和观光者。而我们曾经在电视上看到过的惊险运动,马上就要身临其境亲眼目睹了。在桥上望峡谷碧河心旷神怡,下观景台视野开阔看得清。真是,看人倒悬玩刺激,山谷频频响尖叫,桥上高台情侣多,相拥蹦极往下跳。

在观景台我们还第一次看到了另一种在缆绳牵动下人躺着向下飞速俯冲的惊险运动。犹如鸟雀瞬间从眼前飞过。这是勇敢者的游戏,否则弱女子花容失色是难免的。我以为看似很短的飞跃悬空,或倏然像小鸟一样飞翔,其实要突破的只是自己那颗忐忑的内心。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其二十六:箭镇无处不飞花,林间絮重似霜雪,崖穴茅屋留残存,华工淘金流汗血。来到箭镇这个新西兰著名的旅游小镇,最感慨的不是白金汉老街,而是华人淘金故居。听说这里金秋绚烂五彩林闻名遐迩。

而现在正是春暖花絮飘时节,意像不到的是在走近华人淘金者遗址区时,像杨花柳絮的白絮随风飘飘扬扬,无处不落,白茫茫的犹如霜雪堆积起厚厚一层。问向导,林子里有什么好看。回答是老华侨的贫民窟。于是有些人就止步不前了。而我则加快脚步欲先睹为快一探究竟。

林间中西文说明,图文并茂,追忆着当年数千名中国矿工讨生活的苦难历史。简陋小村庄依旧在河边,复原的崖穴、茅屋、水坑、商店散落在崖丛林旁,徜徉期间,眼前浮现的是一百四十年前来自广东福建的华工海外求生的渴望梦想追求和吃苦耐劳的不屈不饶。宁肯吃得苦中苦,回家盖房娶媳妇,可惜愿望往往被现实无情吞噬,清王朝的衰败和社会动荡让有些淘金华人最终有家难归,叶落他乡。探旧怀古不忘史,华人谋生陶金来,血汗欲拼财富厚,含辛茹苦境可哀。

历史进入了新时代,如今新西兰又成为一些中国年轻人追梦的地方,近几天来我们一直能碰上很多来此读书或打工的年轻华人。在超市遇上,妻子还请他们介绍成年人名牌奶粉呢。

沿着有黄金的小河往回走,河水潺潺流,林间静悄悄。回到大路上,花圃草坪多,娱乐设施全,街心花园姐妹玩,极险广场兄弟闹。一幕喜剧闯入眼,浪漫情侣草地淘,洋汉西妞亲又抱,你推我搡笑声高。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其二十七:麟次栉比皇后镇,喂食白鸥汉堡包,逛街询价答华语,灯光阑珊雨中跑。

来到依山傍水的美丽城市皇后镇已经临近黄昏,先进入南阿尔卑斯山下的房车营地停车。随后就步行去这一美丽小镇。在百花盛开的春天进入这缤纷多彩的繁华街区,逛街游客三五成群,观光感觉处处惬意。向导把我们带到景致最美的瓦卡蒂普湖畔,就一人去网红店排队帮我们买美味汉堡包。

徜徉湖畔,虽天空阴云密布,只见这座高山湖泊水色依然深蓝。游船泊岸停业、中西游人如织。白鸥或自由飞翔、或昂然停歇。湖滩一群群野鸭悠闲自得。餐饮区更是灯光璀璨,餐馆酒吧处处满座,露天桌椅也不见空位。

我们的晚餐就是坐在湖畔公园座椅上一边吃着别具风味的汉堡包,一边观街景,还喂着觅食的海鸥、麻雀。人鸟和谐相处,也是一道美丽风景。

华灯初上,我陪妻逛起了名品街,琳琅满目的羊毛衫、羊毛毯、披巾围巾,式样新颖,令人眼睛一亮。几乎稍大一点的商店,都有会说中文的推销员,我们碰上的既有四川人,也有马来西亚人,一打听价格也不菲。在新疆我花几百元买的两张羊皮拼成的沙发毯,在这里似乎差别不大的同类毯子却要花高于好几倍的价格也能成交。不知不觉中逛街的人稀落了,一些店铺打烊了,天也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那就打道回府吧。

我方向感很好,从陌生的从未走过街区回走,没有走一段冤枉路就回到了营地。成了我们团队最后一对平安夜归人。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乘坐房车闻芬芳(新西兰房车游吟散记之四)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