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淦的博客

石淦的感受,实干的追求,足印的篆刻,足音的回响。

 
 
 

日志

 
 
关于我

才智启蒙积善里,金色童年快活长, 狂飙十年废学业,混沌一片赴边疆。 务农育林等闲度,做工管理岁月忙, 辛辛苦苦平安过,大声疾呼正能量。

网易考拉推荐

大院槐树梦乡愁【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2018-08-13 11:49: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去年秋游山西。回来就写游记。陆陆续续写了十篇。接着就房车游新西兰,游泰国;国内游湖北恩施、甘肃甘南。一晃又立秋了。今夏炎炎,酷暑连续,外出减少,那就孵空调,书房消暑。想想晋善晋美秋游吟还没写完。那就继续追忆敲键盘吧。

二十九

抱愧山西言语真,古迹遗产历史长;再遊更知三晋美,秋搜大院侃乔王。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拜读余秋雨的《文化苦旅》已经近二十五年了,读《山居笔记》中的“抱愧山西”已经二十年了。山西平遥古城,晋商腰缠万贯就是在那里读到的。已经第二次到山西了,可敬可佩的山西商人庄院,值得一游的是王家大院和乔家大院。这些给今人的的遗赠。还留存着吞天豪气和动人信义吗?

三十

王家大院书香传,木刻石雕寓吉祥;老宅古屋皆文化,忠孝节贞画里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上次来游的是常家大院,这次游王家大院。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都是清代民居建筑的集大成者,一个是民间“小故宫”。一个素有“民间故宫”的雅号。看来王家大院更大些,是中国最大的民居建筑之一,也是山西最大的一座保存完好的建筑群。历史上灵石县四大家族之一的太原王氏后裔——静升王家于清康熙、雍正、乾隆、嘉庆年间先后建成并拥有 “五巷”、“五堡”、“五祠堂”。其中,五座古堡的院落布局分别被喻为“龙”、“凤”、“龟”、“麟”、“虎”五瑞兽。有“王家归来不看院”一说。正是美不胜收。

三十一

两次看院两模样,方知未得观全豹;大户人家规矩多,成方画圆家产保。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两次看不同的大院,确实是风格相同,文化相似,都是清朝建筑,但谋划不同,模样就各异了。于貌似千篇一律中千变万化,在保持北方传统民居共性同时显示卓越独特风采。大院博大精深壮观,天工人巧地利。特点是:依山就势,随形生变,层楼叠院,错落有致,气势宏伟,功能齐备,基本上继承了中国西周以来已形成的前堂后寝的庭院风格。匠心独运的砖雕、木雕、石雕,装饰典雅,内涵丰富,实用而又美观,兼融南北情调,文化品位高雅。

三十二

民间故宫名相符,家有万贯筑院堡;登上城楼视野阔,豪宅土窑楊柳搖。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高家崖对红门堡,一桥相连东西峙,顺物应势形神合,巧妙连缀多壮丽。负阴抱阳崇宁堡,名家力群美术馆;堡墙高耸屋参差,虎卧西岗古朴院。那时晋商诚心发家、忠孝治家、诗书传家的全方位成功,与良好人格素质相关。他们坦然从商,目光远大,讲究信义,严于管理。赢得了稳家固业传世和光宗耀祖。

站在王家大院城楼看灵石县静升镇,鳞次栉比的房屋顺应地形。整个王家大院主院三进四合院,既都有高高在上的祭祖堂和两厢的绣楼,又有各自的厨院、塾院,共同的书院、花院、长工院、围院(家丁院)。周边墙院紧围,四门因地制宜,大小院落既珠联璧合,又独立成章,其或隐或现,门户多样,院内有院,门里套门。看到基本恢复了王家当年的历史风貌。感觉到当年“尊卑分等,贵贱分级,上下有序,长幼有伦,内外有别”的封建礼制格局的等级森严,精华和糟粕同时存在。活在当下,话说平等,目标在前,还在路上。

三十三

老鹤窝邨槐树庄,寻根问祖访洪洞;当年移民出山西,而今思源乡情涌。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来到山西洪洞大槐树。这里是寻根祭祖园。看到大槐树、几代古槐树,我就记起了这样的诗句:也不知在哪个年代,祖辈的迁徙,走向山外。也不管跨越多远的时空,祖祖辈辈的根还在。这根扎进了先祖的老屋基上,这根紧系在了门前百年的古槐。

古道青槐倚流光,窝名老鹳思故乡;依依杨柳认村庄,迁民遗爱秋海棠。

看到大型镶瓷壁画"大槐树迁民"。气势浩大,栩栩如生,情节悲壮,催人泪下,令人回想无穷,思绪万千。图说大迁徙,再现悲惨史,成千上百民,扶老又携幼,推车与挑担,呼天再唤地,开垦大西南。播收丰产田。

来到古大槐树遗址,看到了第一代槐树孽生的第三代槐树,已有合围之粗,枝叶繁茂,欣欣向荣。

茶室楹联两幅写得好“香挹行襟留快钦,荫清古道倚夕阳。” “茶可解烦碧乳澄清通世味,亭堪栖迹绿槐夹道识乡情。”

祭祖园的中心建筑——祭祖堂是上世纪末修建的面积宽大,式样仿古,门窗明亮,进出方便的殿堂建筑,大大便利了移民后裔的观光游客的寻根祭祖活动。

碑林之南,是民俗展览场地,展品有石磨、石碾、扇车、纺车……等。在此园一游还能看到“苏三卸枷处”石碑雕塑以及广济寺留存至今的稀世遗物石经塔--楞严幢高高竖立着,这是明代迁民的历史见证。探本思源成了从山西流落异国他乡先民后裔的共同梦想和乡愁。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原创】晋善晋美秋游吟(十一) - 石淦 - 石淦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